17-5876-4555

补偿式旅游景区,乡村民宿热闹开展!
补偿式旅游景区,乡村民宿热闹开展!

    补偿式旅游景区,乡村民宿热闹开展!(图1)


    清明小长假在即,为了促进旅游市场的恢复,3月18日,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提出,旅游景区游客接待上限由各地政府根据当地疫情防控形势确定,不搞“一刀切”,近日,四川省文旅厅也表示景区全面恢复开放,不再限制游客比例。


    在多重利好的加持下,积压许久的旅游需求迎来了一波小高潮,也让乡村民宿预定量“爆单”了,据途家近期发布的《2021清明节民宿出游预测报告》显示,相较于去年清明疫情下的谨慎观望出行,今年大家的出游热情明显高涨,乡村旅游目的地表现抢眼,乡村民宿提前订单量占总预定量超过60%。乡村民宿的火爆早在春节期间就有预兆,当时多地乡村民宿一房难求,乡村民宿订单暴增230%,京郊民宿入住率高达90%。


    为何乡村民宿会如此火爆呢?


    一是因为疫情的发生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旅游方式,相对于拥挤的城市,人们更加向往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因为大自然满足了健康与私密性的需求;二是因为内循环经济下,出境游的需求转化到了国内旅游;三是因为乡村民宿在助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优势明显,多地政府将其作为第三产业大力扶持,以绍兴为例,当地建立了民宿协会,政府推出各项优惠政策发展民宿产业,民宿成为古镇、古村必不可少的标配之一。


    在此背景下,“微度假”、“周边游”需求火爆,多种资源、客群都开始向民宿和乡村度假流入,城市周边的乡村民宿开始高速发展。


    2020年虽然旅游业遭受重创,但是无论是需求侧还是供给侧,乡村民宿的数据都是“逆势增长”,据途家最新发布的《2020年乡村民宿数据报告》显示:疫情之下,分散式的乡村民宿表现出了更强的韧性。截止2020年年底,途家平台的乡村民宿房源量超过54万套,相较2019年增长约2.4倍,其中以北京、上海、三亚、厦门、杭州、广州为代表的一线城市和新一线热门城市周边的乡村民宿增长迅猛,此外,2020年乡村民宿实现价量齐涨,途家平台的乡村民宿累计接待超过570万名房客,为乡村房东创收超17亿元,是2019年创收的3倍以上。


    在乡村民宿中,最受欢迎的是能提供游园踏青、郊野漫步、蔬果采摘等功能的个性化、高品质、独栋私密的乡村民宿,例如木屋、吊脚楼、别墅等等,其中民宿是否按时消毒、免费停车、可以洗衣做饭等因素是用户预订民宿关注的首要条件,超过72%的用户会选择空调、洗衣机、厨房餐具等设施齐全的民宿房型。


    乡村民宿发展中的问题


    乡村民宿火爆的背后同样也存在一些问题,除了普遍的同质化问题以外,首先是盈利模式单一,大部分乡村民宿的收入来源都是依靠房费,而酒店业客房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一般都低于50%;其次是管理混乱,无法提供像酒店一样的标准化的服务,而民宿属于重资产项目,投资大且回收周期长,价格高又不能提供相匹配的服务,导致消费者普遍会认为民宿的性价比偏低。


    那如何改变这一现状呢?


    发展民宿集群,民宿集群是指在特定区域内,具有竞争和合作关系的民宿和配套服务机构在地理上集聚而形成的群落。


    通过合理布局、统一规划,民宿集群可以实现专业分工、业务互补、协同经营、整体营销、业务共享,一来降低了民宿的运营成本,二来可以形成合力共同发展,发展民宿集群一定要注意民宿间的差异性,否则会导致内部恶性竞争。


    目前发展的比较好的民宿集群就是黄河宿集,这里聚集了西坡、大乐之野、墟里、南岸、飞蔦集等多家风格各异的民宿品牌,因热门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而走红,是宁夏炙手可热的热门旅游地、网红打卡地之一。去年疫情期间,黄河宿集全年入住率依然接近70%,其中6月到11月期间,飞茑集民宿66间客房,连续5个月满房,比2019年增长20%,这一数据远远超过了行业平均值。


    乡村民宿的火爆引得多方资本涌入,但是想要深耕这一行业,需要的不仅是资金,更是以需求为导向的创新运营模式。